手抓柄爱好者协会前会长

“其实啊……真的很绝望”
“但我不需要任何人”

弔、荼毘

没什么用的边角缝看点……


弔是正11步,荼毘是外八字

高速公路那话最后一个场景能看出来。


(……不知道为什么好喜欢这个区别

个人脑洞存放专用挞皮,口味广泛

非常松脆

希望这里仅是一个自娱自乐的小窝所以、

不要关注!不要点红心蓝手!最好也不要评论。

老实说本人看到这些并不开心。


谢谢配合。



荼死

之前的

关于治崎和志村转弧
治崎是荼毘的同学,在医务室实习,两人关系还算可以。转弧第一次见到治崎的时候,治崎质问过他脖子上的抓痕,被误会成不爱洗澡,然后非常明显地被嫌弃了,由此转弧也讨厌起对方。相处越久越觉得治崎很臭屁,摆长辈架子。这种说起来和荼毘是一样的德行,但是感觉就是不一样。治崎是明摆着瞧不起人,而荼毘……荼毘……(转弧悄悄地红了脸
坏理是治崎的妹妹,并不是亲的,两个人都是被遗弃的孩子,在孤儿院认识。治崎经常把坏理带到雄英,于是她和A班B班英雄科的人关系很好,尤其是A班,因为大家总是受伤。。坏理和转弧最好,因为转弧的性格让坏理觉得很亲切,而坏理的乖巧听话让转弧不那么抗拒与她呆在一起。...


1

乙女


“我可以摸摸你的头吗?”
“……不可以。”
“你又不用长高了!”
“摸了你也不会再长了。”
“……”
卧槽……这是什么鬼逻辑,我竟然无法反驳

“我……啧,摸你头还要个什么理由哦。”伸手。

“喂。”站起来。

一米六与一米八二的对峙。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
男人的尊严……有时候真的很莫名其妙……

1


其实我是死出入门,但现在为啥不喜欢死出了呢。
弔和正派的所有cp都莫名很排斥。还有死相,死爆之类的。

倒不排斥弔左。因为是弔粉嘛,他在我心里才是独一无二至高无上的,cp这种东西,其实说白了也是给他玩玩的x。弔在原作里哪有什么打动人心的感情,硬说也就是a弔了,可仔细分析一下这个也还是挺阴暗的,他和其他人更多的是暗潮涌动的、成年人的性张力(?其实也不是说他和正派没可能什么的,真这样一开始就不会吃死出了,只是我是极端的【弔中心】向耶,正派里都是什么套路呢,我家弔,追着对方跑,差一点(ooc)就是小心翼翼,还被甩脸和骂。看到一篇死出cp 分析文,分析到最后,说出久和爆豪、轰总在一起的话,总是照顾对方而选择...

2

弔/荼死荼/乙女

比较大的。

1.结局猜想

2.控制器剧情补充

3.破坏大门剧情补充

4.HPau

5.女装恶搞

6.放毒……(看心情

零零碎碎的车(。

1.水手服

2.触**手

3.abo死荼

乙女

1.喝水杯子

2.奶茶店谈话

3.OP开头 樱花树

4.触不到的两个世界

5.换衣

6.末世(也许有荼毘)

7.手和借鉴

8.目光/眼球

9.初心……

10.加冕为王

(乙女怎么那么多??

1

死荼


夭寿啦荼哥怀孕啦

自己就是孩子却被迫当了新手爸爸的弔弔

面对不吃饭的荼毘强硬地给他灌下去并放言:

要么这样被我吃要么乖乖给我吃,自己选。

荼毘:“……你真是疯子。”

讲个鬼故事



弔弔的眼睫毛是浅蓝色的。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我死了!!!!我死了!!!!诸位再见!!!!

5



「距离与敌联盟的最后一场大战,已经过去了一周。」

「我们当然赢得了胜利,但是这胜利的代价太过沉重。笑脸漫着眼泪。」

「城市损坏严重,很多人受伤,以及,一些人永远闭上了他们的眼睛。」

「死柄木弔还活着。他在最后受了重伤昏迷不醒,被送到了罪犯专属的医院治疗。」

「今天,据死柄木弔的主治医师所说,是他苏醒的日子。我们——主要是欧尔麦特,有事情想问他,于是一起来到了医院等待。」

「病房周围的警卫不是特别多,至少没有到塞满走廊的地步。医生再三向我们保证,死柄木弔超越身体极限使用个性,已经丧失了能力,目前与普通人无二。」

「而且,他还提醒我们,」

“由于头部受到的冲击最重,出现记忆缺失的可能非常大,时间甚至可以追溯到童...

11

荼死


依旧是HPau

“你想家吗?”

沙沙声停顿了一下,“我没有家,老师知道的。”

“啊……我的错。那,你的、监护人?”

“也没有。”

“为什么?转弧不会去想象自己如果在国内的情景吗,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啊……什么的。”

“不……”
“这不是问题所在。如果我在这边是这样的,即使回到日本的学校里,也会是同样的情况。这是……对所有人,甚至是整个人类社会的、戒备。我很清楚。”

“转弧这是单单对我放下了戒备吗。”

“大概吧。我不知道。”少年缩了缩脖子,补充一句,“老师是不同的。”

空气安静了一会儿。

“不觉得难过和孤独吗。”

少年沉默地摇了摇头,放下了羽毛笔。
“只是有时候会……”
“疑惑。”
“为什么我和大部分人不一样。”
他再次摇了摇头...

2 9
 
1 / 4

© 手抓柄爱好者协会前会长 | Powered by LOFTER